隔离罩里的期末考试

妈妈记录下这一幕。妈妈记录下这一幕。
 
老师发来的试卷。老师发来的试卷。
 
云涛和妈妈云涛和妈妈
 

  “哥哥,你知道怎样以最快的方式把冰融化吗?”昨天下午,徐云涛斜躺在病床上,露出狡黠的笑。隔壁病床上,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男孩正坐着看书:“把冰字两点去掉咯。”“哎呀,都没有难倒你。等一下我再想一个难的。”男孩挪了挪身子歪着脑袋继续想。

  这个来自衢州市常山县的9岁男孩笑容灿烂,他并不知道淋巴瘤对他意味着什么。在他的概念里,“不疼了,我的病就好了。”所以,在他不疼的日子里,就是他好的时候。好的时候可以干嘛呢,看书学习,甚至参加考试。1月20日,他在省儿保预防感染的隔离罩里完成了一个人的期末考试。

  本想忍忍就好了

  谁料竟是直肠癌

  小云涛的病,来势凶猛。等妈妈带他去医院的时候,云涛的肚子已经疼了一两周了。因为有时疼,有时不疼,他觉得忍忍就好了,就没让妈妈带着去医院。

  那天,妈妈王春云接到老师电话,说云涛在学校肚子疼得快晕过去了。她才匆匆忙忙带着孩子去看病。云涛心想着作业没做完,还想再忍一天。妈妈强行把他拉到了医院,结果他被诊断为肠套叠。

  这本该是一个类似割阑尾的小手术,结果足足做了6个小时。医生发现,小小年纪的云涛患上的竟是直肠癌,而且已经是晚期了。

  老家的手术效果并不好,云涛的身体也是每况愈下。于是一家人辗转到了杭州,云涛住进了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儿童医院的重症监护室。

  整整一个多月,王春云以泪洗面,终于等来了云涛的病情好转。“癌细胞转移得很快,但暂时控制住了。坚持治疗的话,还是很有希望的。”医生的话,就像一针强心剂,让王春云和丈夫又满怀信心。

  躺在病床上

  他依然念叨着学校、上课

  云涛还是个正在读三年级的孩子,生与死,于他而言还没有深刻的概念。在病床上,他想得更多的是学校、同学和考试。

  云涛成绩不错,尤其是语文。他曾在常山县作文比赛中夺得一等奖,还是衢州晚报的一名小记者。

  因为这场病,他两个多月没去学校了。“落了这么多课,我看是补不上了。要是老师上课能录视频就好了,我还能听听。”云涛常对妈妈这样说。

  自从云涛转入普通病房,他就让妈妈买来课外书:《小王子》、《百问百答》、《偷影子的人》等,有空就翻翻书。他还让妈妈买来数学卷子,有力气就做几道题。他说,不能荒废学业。

  王春云只读过两年书,连普通话都是读幼儿园的儿子教的。云涛还教会了妈妈用手机。“他常常跟我说,一定要学好知识,才能改变命运。说我都是吃了没文化的苦。”王春云说。

  “妈妈你别担心,等我好了,就能回去读书了。我还要上大学,还要当医生呢。”男孩这样对妈妈说。

  隔离罩里的期末考

  他得了95分

  参加期末考试,并不是云涛的心血来潮。那天他抱着试试的想法,让妈妈跟班主任余翠英联系,看看能不能和同学们“一起”参加考试。没想到,余老师马上将电子版的试卷发了过来。

  云涛的病床上还套着透明的隔离罩,这是预防感染的,因为他的中性粒细胞绝对值还不正常,极易感冒发烧。考试那天,他在隔离罩里摆上小桌板,坚持要妈妈看着时间在一边“监考”。

  “儿子,吃不消咱们就不做了,好吗?”想着儿子身上长长的刀疤,王春云很担心,她担心孩子不能长时间坐。

  云涛没有理会妈妈继续做题,还不忘提醒:“妈妈,你给我记时,70分钟时间到了就提醒我。”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走着,平日里只能勉强坐20分钟的他,这天居然整整坐了70分钟。

  王春云把儿子做完的试卷,一张张拍下来,通过微信发给老师。“儿子你太棒了,95分!”“哎呀,竟然不是100分。快来让我看看哪里出错了。”云涛仍然对自己有点不满意。

  我如果哭了

  父母就更伤心了

  云涛以前是班上的小胖墩,三年级就已经90多斤了。这次生病,体重已经不到70斤了。“以前大腿比我还粗,现在都瘦成这样了,我不愿意看到他以这样的方式瘦下来。”王春云很心疼。

  云涛从来不挑食,胃口也不错,可是现在吃饭成了大问题。不能吃得太硬,更不能油腻,连水果都碰不得。妈妈只能每天做给他吃。昨天的午饭,王春云给儿子准备了青菜面条。云涛胃口很好,吃了两碗。

  “等我能吃饭了,我第一个想吃的就是蛋炒饭。”云涛想想都高兴。

  看着儿子心态很好,夫妻俩也很放心。“他真的挺勇敢的,一直都是我在哭,他还安慰我。”王春云说,丈夫也在一旁说,“可能大人都没他坚强。有一次要扎针,很长的针,怕疼,他让我给他咬根筷子,也不知道从哪里学的,反正没有哼一声。”

  云涛眨眨眼睛,小声地对我们说:“我哭了,他们就更伤心了。”

  他是熠熠闪光的校园之星

  同学们给了他很多帮助

  现在看病,夫妻俩已经花了8万多元。“我问了其他家属,住在这里的,都要准备四五十万。我们哪里来这么多钱?”王春云眼睛红了。

  她在环卫所工作,丈夫在衢州打点零工。为了孩子读书方便,他们在常山县买了一套二手房,每个月要还2700多元的房贷。“孩子不生病,我们的小日子挺好的。虽然不富裕,但是能吃饱穿暖,把他培养成人,我也没有太大的奢望。现在生病了,我几乎都要绝望了。”

  云涛生病以来,常山县实验小学给了他很大的帮助。先后多次组织师生为云涛募捐,目前分两次将5万元善款交到孩子父母手中。学校还为他开通了轻松筹,筹集到的6万多善款也已经转至徐云涛的个人账户中。

  班主任余老师说,云涛是熠熠闪光的校园之星,品学兼优,全面发展。“就算是这次生病,也很乐观。班上的同学,还时不时地提到他。”

  病房里住的都是孩子,云涛给大家的印象都非常好。“很坚强,很乐观。”主治医生徐晓军说,虽然病情挺严重的,但云涛一直很配合治疗。

  本报记者 杨茜 盛伟 通讯员 占振华