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生时因脸长黑痣险被抛弃,长大成人后面临癌变无奈就医;她要“换脸”

治疗前的肖艳是个开朗、爱笑的女孩。治疗前的肖艳是个开朗、爱笑的女孩。

  1月18日,上海徐泾,一个女孩孤独地走在路上,刺骨的寒风吹痛了她的脸庞。她要去赶地铁,到25公里外的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治疗。

  这个23岁的女孩来自贵州印江,脸上从娘胎里就带来一块黑毛痣。随着一年年长大,黑毛痣几乎覆盖了她半张脸,这对一个妙龄女孩来说绝对是一件痛苦的事情。

  她决定求医。带着家乡亲友们为她凑起来的10万元钱,她远赴上海,开始了她的美丽蝶变。

  脸带黑痣,龙凤胎姐姐险被抛弃

  她叫肖艳,家住贵州省印江县新寨镇龙井村。当年她出生时,因为脸上有着一块几乎遮去小半边脸的黑毛痣,而险些被抛弃山野。

  “我听到老人们说要把她丢了,哭着求他们,那是我的女啊!”妈妈杨秀娥回忆起24年前的事情,眼泪止不住地流。

  杨秀娥那年27岁,第三次怀孕,肚子特别大。家在农村,农活较多,顶起一个大肚子,她还在帮着丈夫做农活。地里的庄稼不值钱,头脑活络的丈夫肖应安经常到周边村寨收购木材,一根一根的扛到乡场上去卖,赚点差价拿来养家糊口。

  那年的农历冬月十一,肖应安一早就出门去卖木材,留下眼看就要临盆的妻子杨秀娥独自在家,带着7岁的大女儿和3岁的二女儿。那一天,杨秀娥还摸索着做了一些家务,天黑后早早就睡下了。哪想到,半夜就开始阵痛,住在隔壁的婆婆听到响动赶紧去喊村里的接生婆。凌晨四点钟,接生婆匆匆赶到时,杨秀娥已经将一个女孩生在家里的床上。这个女孩就是肖艳。

  接生婆看了看杨秀娥,发现肚子里还有一个娃娃,但是她想尽办法也没能让杨秀娥生下那个娃。天快亮的时候,寨子里的人们用两根竹竿做成一个担架,抬着杨秀娥就往乡里的卫生所跑。下午两点,双胞胎弟弟降生。

  山里少见的一对龙凤胎给杨秀娥带来短暂的喜悦,随着村里人的陆续登门道喜,“杨秀娥生了个怪物,半边脸都是黑的”这个传闻很快传遍了小山村,村里有人提出趁早丢到山里去,不要了。杨秀娥听了哭得死去活来,抱着女儿哭着恳求大家。在妈妈的坚持下,肖艳活了下来。

  从小“与众不同”,无数次偷偷哭泣

  自从懂事以后,肖艳就已经明白她与别人是不一样的。她每天在别人嫌弃的眼光中度过,无数次在被窝里偷偷哭泣。

  “小的时候,尽管脸上有一块黑疤,但每天都能和小伙伴们玩得开心快乐,没有顾虑,没有包袱。长大后,随着身心的发展,我的这种‘与众不同’渐渐被放大,小伙伴们、同学们脸上都是干干净净、漂漂亮亮的,为何我的整张脸却要被这块黑痣霸占着?难道上天对我关闭了美丽的大门?”肖艳说,花季雨季,本该绽放的她,却无时无刻不被类似疑问困扰。

  “害怕人多,因为异样眼光从四面袭来。不敢独处,只能听到被子里的哭声。所幸,有至亲至爱的一直守护,爸爸鼓励我,老师鼓励我:你‘与众不同’,但也无所不同,勇敢接受,乐观面对,设法改变,努力将这关闭的窗户打开。”肖艳说。

  她开始学着乐观面对人生。

  爱笑的“黑面女郎”

  打开心结的肖艳从自卑的泥沼中爬了出来,慢慢变得开朗了,见到人就笑。

  肖艳决心要改变命运,而能够改变她的命运的只有知识。从初中开始就用功读书,补回在山村小学里因无心读书而落下的基础知识,后来考上了高中,后来又考上了大学。“期望自己学有所成后择业奋斗来修补这块‘标记’”。肖艳说。

  “在铜仁职业技术学院上大学的日子里,只要有时间我就到校外去做兼职,一方面减轻父母的负担,一方面锻炼自己,同时也为了转移自己的思绪。”18岁的肖艳出落成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大姑娘,如果不是因为脸上的黑毛痣,她也算是一个面容姣好、远近难觅的大美女了。

  肖艳积极参加学校里社团活动,努力提升交际,融入集体,吸收正能量。在参加演讲、话剧等比赛中,还拿到了三等奖,收获了同学老师们的喜欢和赞扬。她与同学一起去敬老院看望老人,从策划、拉赞助、买物资、趣味活动,到把生活用品和精彩的文艺节目送到年迈的爷爷奶奶身边,他们脸上灿烂开心的笑容触动了她,温暖了她。每年植树节,她都参加植树活动,汗水雨水湿透了衣服,但那份成就感支撑着她,她希望亲手栽下的树苗能够茁壮成长,不带“标记”。

  一晃到了2015年7月,肖艳大学毕业了,在长沙找到一份工作,成了湖南南方医药楚济堂连锁有限公司的员工。肖艳珍惜这个难得的工作机会,兢兢业业工作,快快乐乐生活,结识了很多新朋友。“同事和客户对我的工作表现都很认可,也不会投来异样的目光,反而时常宽慰我的心。”

  工作之余,书是肖艳的伙伴,一来学达人处世之道,二来安定内心。书中有精彩的故事,浪漫的爱情,令人向往和憧憬。“如果我脸上没有这块黑痣,我也可以美丽,我也可以有爱情。”她常常这样偷偷地想着。

  她也想要她的爱情,她也想要她的幸福生活。

肖艳和妈妈在上海西郊租了一间房子暂住。肖艳和妈妈在上海西郊租了一间房子暂住。
中午,肖艳离开租住屋,去城里治疗。妈妈追下楼嘱咐她路上当心。中午,肖艳离开租住屋,去城里治疗。妈妈追下楼嘱咐她路上当心。

  再不医治恐会癌变

  命运总是多磨难。

  去年春节前,因面部黑痣疼痛刺痒去医院检查,医生告诉肖艳,必须尽快手术祛除黑毛痣,否则极有可能癌变而危及生命。

  “顿时我如坠冰窖,惶恐至极,不敢跟家人说,在遥远的长沙街头,在湘江河畔,我泪流满面,问苍天:你对我关了门也关了窗吗?”

  肖艳犹豫再三,还是哭着向父亲说出了实情。那一个春节,一家人商量了好几天,最后决定送她去求医。

  乡亲们凑了10万元

  2017年3月,双胞胎弟弟陪着肖艳赶到上海,来到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整复外科求医。医生在详细检查了她的身体情况后告诉她,因为是天生的黑痣,面积太大,又有癌变的可能,需要尽快进行皮肤移植。而手术的费用估计不会低于30万元。

  肖艳回到贵州筹措手术费用。肖艳和弟弟刚刚工作不久没有存到钱,家里只有爸爸近年打零工存下的2万元钱。乡亲们听说后,都伸出援手,你家几千、我家一万,凑得8万元钱送到肖艳手中,加上家里的2万元,总共有了10万元。

  同年10月,肖艳带着乡亲们凑起来的10万元钱再次远赴上海,住进了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,开始长达一年的手术治疗。

上了地铁就掏出手机,尽量不引起别人注意。上了地铁就掏出手机,尽量不引起别人注意。

  美少女变成葫芦娃

  医生在肖艳脸部皮肤下植入了4个扩张器,注入生理盐水,逐渐扩张脸部皮肤,然后取新生皮肤替除脸部巨型黑痣。这个培养新生皮肤的过程要持续8个月,然后才能进行移植手术,期间需要不停向扩张器里注入生理盐水。

  “开始那一个多月里,我的脸痛得厉害,好好的肉里塞进去四个比鸡蛋还大的扩张器,还要不停向扩张器灌盐水,简直痛得直想撞墙!”肖艳说。一个月后,疼痛有所减轻,但是随着生理盐水的增加,脸部鼓起四个拳头大的包块,整个头部变成了一个葫芦形状,又像一朵不规则的巨大梅花。

  看着镜子里自己奇怪的脸,肖艳无法接受,但是想到手术成功后,自己就能化茧成蝶、重获新生,她强忍着剧痛,告诉自己这一切很快就会过去,要勇敢面对。

肖艳来到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治疗。肖艳来到上海市第九人民医院治疗。

  妈妈忍病省钱给她手术

  肖艳和妈妈在青浦区徐泾镇一个居民区租下一间房子住下,这里位于上海市西郊,房租相对便宜,但是一个月也要1400元。

  肖艳每周二、五去医院注射一次生理盐水,一直要持续到6月份。从徐泾到位于市区东部的第九人民医院有25公里左右的路程,她每次都是一个人从租住屋徒步20分钟走到徐泾地铁站,搭乘2号线到人民广场,然后换乘8号线到达西藏南路,出了地铁站就到医院后门。这一路大约要花一个半小时的时间,来回就是3个小时。

  每次注射生理盐水后,脸部就会非常疼痛,还会伴随着恶心,她觉得自己都快要晕死过去。肖艳在地铁上总是躲在角落里,疼得受不了了就蹲在地板上,她害怕自己会真的晕倒在车厢里。

  妈妈杨秀娥有腰椎间盘突出的毛病,经常痛得走不了路,每天只能在租住屋里给肖艳煮饭。“我只能自己一个人去医院,我不忍心看着妈妈跟着我挤地铁受罪。”肖艳说,妈妈有病也不治疗,怕把钱用完了她没钱去做植皮手术,肖艳说着说着就又流下眼泪。

肖艳一般选择中午去医院,这个时候地铁人不多,可以少见到人。肖艳一般选择中午去医院,这个时候地铁人不多,可以少见到人。

  为救姐姐,弟弟众筹

  从去年10月第一次手术到现在,已经过去两个多月,乡亲们凑起的10万元钱只剩下3万余元;而后面还要做五六次手术,所需费用也得二三十万元。爸爸打电话来安慰她说,他一定能找到钱给她把手术做完。肖艳听了只能默默流泪,她知道家里一贫如洗,爸爸去哪里找那么多钱呢?

  看着肖艳在病床上强忍着疼痛的样子,看着她那变形如葫芦娃般的面容,比她晚出生10个小时的双胞胎弟弟肖洪也哭过无数次。他大学毕业后,刚在铜仁市找到工作,每个月一发工资就给姐姐转账,自己则省吃俭用。

  前几天,弟弟在爱心筹平台发起众筹,希望能够帮姐姐筹点钱。经过朋友圈的扩散,目前已筹到5万元钱。但这离后期的手术费用还差得远。

  1月21日,记者发稿前,腾讯公益乐捐平台再次为肖艳发起募捐,希望能够有更多人伸出援手,让爱笑的肖艳重新扬起她娇美的笑脸。

  如果有读者愿意向肖艳献出爱心,可以联系她,手机号码: